Skip to content

Tags

收集发人深省的话

收集看到的一些有意思的话。值得高亮再次回味的话。

  • 80 岁的富人在经营国家和公司,而贫穷的 80 岁老人被认为不适合工作。 by nothing_in_my_mind

  • “川陀的覆灭,”谢顿说,“是任何努力都无法阻止的。然而,要使它加速却非常容易。 by 《银河帝国》

  • 夹三明治的肉,如果写成「90%不含脂肪」就比「含 10%脂肪」更具吸引力。 -- 《快思慢想》

  • 你愿意接受一个赌局,它给你 10%的机会去赢 95 元,和 90%的机会去输 5 元?你愿意花 5 元去买一张彩券,它给你 10%的机会去赢 100 元,90%的机会什么都没赢? -- 《快思慢想》

  • 开刀后一个月的存活率是 90%。开刀后第一个月的死亡率是 10%。 -- 《快思慢想》

  • 年轻时为自己所立下的志愿和目标会影响他一生。当他年轻时候的目标赚更多钱,那么概率上也更能赚钱。那些想要钱也赚到钱的人,比一般人更满意生活;想要钱却没有赚到钱的人,比一般人更不满意生活。人们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对他们将来要做什么,是如此的重要。 -- 《快思慢想》

  • 在避免错误上,团体做得比个人好,因为团体总是想得比较慢,有权力去要求有秩序的流程。-- 《快思慢想》

  • 在这个过程中他与这个世界完全和解(像一切美妙的麻醉剂都能够做到的一样),虽然他曾经对它是如此不满。既然世界承认了他的重要性,那么一切秩序都是好的。 --《美丽新世界》

  • 如果在你全部的清醒时间,都能给自己的大脑找到有意义的事情去做,而不是放任自己在迷糊的状态下漫无目的地浏览几个小时网页,那么在一天结束时,你会觉得更加充实,第二天开始时更加轻松。 -- 《深度工作》

  • 什么?你认为在那 16 个小时投入全部的精力会削弱工作 8 小时的价值?不是的。恰恰相反,它必定会增加工作 8 小时的价值。人们都要懂得一个重要的道理,人的智力系统可以进行长时间的高强度活动:它不像人的手脚一样会疲倦。除睡觉以外,它只需要变化,而不是停止。 -- 本内特

  • 很少有人能做到一天工作 8 个小时。在充斥着各种会议、干扰、网页浏览、办公室政治和私人事务的一个普通工作日里,能够专心工作几个小时就已经很幸运了。更少的正式工作时间有助于挤压出更高的效率。如果每个人都只有更少的时间完成任务,他们就会更加尊重时间。人会变得珍惜时间,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不会把时间花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如果拥有的时间变少,你就会更聪明地利用时间。 -- 弗里德

  • 谷歌允许员工拿出 20%的时间用于自己主导的项目,弗里德一直对这个政策很感兴趣。尽管他喜欢这个主意,但是他感觉从每一个忙碌的一周中都抽出一天,不利于产生真正突破的连续深度工作。“对于从 5 周中拿出 5 天,我更倾向于集中拿出 5 天,”他解释道,“我们的理论是,人们通过长时间不被打断的工作可以创造更好的成果。”为了测试这个理论,37signals 执行了一些激进的措施:整个 6 月,公司让员工去在自己的项目上深度工作。这一个月可以免去所有浮浅的工作责任——没有状态审查会,没有备忘录,公司组织了一个“路演日”,员工可以展示他们正在研究的想法。在 Inc.杂志文章中,弗里德总结了这个实验,并称实验是成功的。路演日产生了两个迅速投入生产的项目:一个是能更好处理售后服务的工具套装,另一个是一套可以帮助公司更好掌握客户是如何使用本公司产品的数据可视化系统。这些项目将为公司带来可观的利润,但是如果没有提供给员工的那些不受打扰的深度工作时间,这些项目极有可能不会被出现。梳理出它们的潜在可能性需要几十个小时的不懈努力。 -- 弗里德.

  • 有证据表明,全美学生的自尊提高了但成绩下降了。他们做得更差了,感觉却更好了。 -- 《意志力》

  • 事情不顺时,高自尊的人往往觉得自己不该被打扰,如果别人理解不了他们为什么变得那么恐怖,那是别人的问题。 -- 《意志力》

  • “民主的基本原则是,全体人民拥有平等执政和平等决策权利。乍一看这是个不错的安排,但实际上,由于人民并未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不知道如何选择最优秀的执政者、最明智的发展道路,于是”

  • 为什么这些乌托邦从未在地图上出现过呢?“因为贪婪和奢侈。人不会满足于简朴的生活:他们渴望拥有并野心勃勃,争强好胜并心怀嫉妒,他们很快对自己拥有的东西感到厌烦,继而迫切渴望得到自己没有的东西,因为那些属于别人的东西具有诱惑力。结果便是一族人侵犯另一族的领地,相互争夺土地资源,接着爆发战争。随着贸易和金融的产生和发展,出现了新的社会阶级分化。“任何一个城市事实上都是两个城市的结合体,穷人之城和富人之城,他们相互憎恨、相互对抗;同时,每一个城中城又包含若干个更小的城——你若将他们视为统一的城邦,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第 423 节)” -- 柏拉图

  • “然而,民主制度也没能幸免,它因过度使用民主原则而走上了自毁之路。民主的基本原则是,全体人民拥有平等执政和平等决策权利。乍一看这是个不错的安排,但实际上,由于人民并未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不知道如何选择最优秀的执政者、最明智的发展道路,于是,这一原则变得极其可怕。“至于人民,他们没有丝毫的想法,只会重复统治者乐于告诉他们的那点东西”(《普罗泰戈拉篇》,第 317 节);要使一种学说被接受或否定,只需要在当下受欢迎的戏剧中对其进行一番赞扬或嘲讽即可(毫无疑问,这对阿里斯托芬来说是一种抨击,因为他喜欢在自己的喜剧中对每一个新的观点进行攻击)。对国家这艘大船而言,人民共治是个风大浪急的海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汹涌波涛,甚至使这艘大船偏离航向。这种民主的最终结果不是暴政便是独裁;民众如此热爱阿谀奉承,“如此“渴望听到赞美”,以至某个最无廉耻、极擅溜须拍马之人以自诩的“人民护卫者”身份登上了最高权力的宝座。(第 565 节,大家可以对照下古罗马的历史),”将选举政治官员的重任交给毫无主见、轻信他人的群众该是多么愚蠢啊,柏拉图越想越觉得震惊——更别提信任那些躲藏在民主舞台幕后、追逐财富的寡头决策者了。他不禁抱怨,在一些简单如制鞋的小事上,我们往往觉得只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但面对政治我们却假设:只要他懂得如何赢得选票,那么他一定能管理好一座城市或一个城邦。生病了,我们要找有行医执照的大夫,因为那是他受过正统教育和相关技术培训的证明——我们不要相貌俊美或能说会道的大夫。那么,假若整个国家生了病,难道我们就不应该找寻最具智慧、最优秀的人来服务和领导吗? -- 《哲学的故事》

  • “然而,自亚里士多德时代至今的批评家已经在《理想国》中发现了诸多值得批判和怀疑的观点。这个斯塔基拉人[47]用嘲讽的口吻说道:“这些事情和其他许多事情一样在历史的进程中一次次被重提。”设计一个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社会似乎很美好,但若将这个假设扩展到我们时代的每一个男子身上,就等于把它所具有的一切温暖和意义涤荡得一干二净。共产也是如此:它意味着责任稀释;每件东西为每个人所拥有也就意味着一切东西都无人看管。最后,这个伟大的保守主义者辩称,共产主义会将人拖入一种难以忍受、永无止境的密切联系中;使得隐私和个性毫无栖息之地;它假设人人都具有实际上只有少数圣人才具备的耐心和合作的美德。“我们既不能假设一种超出常人的道德标准,又不能倡导一种因天性和环境而特别优异的教育;“我们必须考虑大多数人能够享受得到的生活和国家能够实现的政府形式。” -- 《哲学的故事》

  • “柏拉图最欠缺的或许是赫拉克利特的变化意识:他过于焦急地想将这个世界的活动场景凝固成一幅静止的图画。他跟任何一位胆小怕事的哲学家一样钟情于秩序;由于受到雅典民主骚乱的冲击,他极端鄙视个人的价值;他像昆虫学家对苍蝇进行分类那样对人进行阶级划分;他也不反对用牧师式的欺骗来确保国家管理目的的实现。他的理想国是静止的;它很容易变成一个老顽固般的社会,并由一些仇视发明和嫉妒改变的、僵化的、八十多岁的人实施统治。它仅能算是科学的,而非艺术的;它崇尚对科学思想如此重要的秩序,却忽视了艺术的灵魂即自由;它崇拜美的名声,却放逐了能够独立创造美或展示美的艺术家。它是斯巴达或普鲁士,而不是一个理想的国度。” -- 《哲学的故事》

  • “国家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统治人,或者通过恐惧约束他们,而是使每个人都摆脱恐惧,他可以生活、行动在完全的安全保障中,不会伤害自己和他人。我再说一遍,国家的目的不是将理性的人变为残暴的野兽和机器,而是让他们的身心正常工作,指引他们依靠自由的理性生活,他们不会浪费力气在仇恨、愤怒和欺诈上,也不会尔虞我诈。因此国家的目的是真正的自由。” -- 《哲学的故事》

  • “反对言论自由的法律是对所有法律的颠覆,因为人们不会再尊重他们不能加以评论的法律。” -- 《哲学的故事》

  • “国家对思想控制的越少,对公民和国家越有益。” -- “斯宾诺莎”

  • “国王下令说,这个法国人竟然首先认为自己是人,其次才是法国人,那么我们应该永远禁止他再次踏上法国的土地。” -- 《哲学的故事》

  • “来吧,勇敢的狄德罗,无畏的达朗贝尔,联合起来……压倒狂热者和无赖,摧毁枯燥无味的高谈阔论、拙劣的诡辩还有撒谎的历史……数不胜数的荒谬。不要让那些敏于感知的人屈从于那些毫无感知的人,即将出生的一代应该拥有理性和自由。” -- 《哲学的故事》

  • “什么权力可以使一个生来自由的人非要被迫和另一个人想法一致?” -- 《哲学的故事》

  • “爱国意味着一个人除了自己的国家之外仇恨其他所有国家。如果一个人希望自己的国家富强,但是又不牺牲他国,他就是一位理性的爱国者和世界公民。” -- 《哲学的故事》

  • “首先,他不信任民众:“民众根据理性行动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大多数人都急于寻求真理,直到改变使真理变成谬误,他们认识的历史不过是一个神话取代另一个神话。“当旧的错误成立时,政治就利用它,让民众把它当作佳肴吞下肚子,直到另一个迷信错误取而代之,政治就从第二个当中获益,正如他们在第一个中获益那样。”然后又一次,不平等被写进社会结构,只要人还是人,生活还是挣扎,那么不平等就不可能消除。“那些说人人平等的人,如果他们指的是人人享有平等的权力、享受自由、拥有财产、受到法律保护,那么他们就说出了最大的真理。”但是“平等是世界上最自然也是最异想天开的事:自然是当它仅指权利的时候,不自然是当它企图平分物资和权力的时候” -- 《哲学的故事》

  •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拒绝诱惑、拒绝卷入这份以痛苦结尾的毫无意义的苦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鼓足勇气,藐视意志,并告诉它,美好的生活是谎言,死亡才是最大的恩赐?” -- 《哲学的故事》

  • “拥有闲暇时间是成为悲观主义者的必要条件,因为活跃的生活态度通常会给身体和心灵带来高涨的情绪。” -- 《哲学的故事》

  • “悲观主义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唯我主义." -- 《哲学的故事》

  • “也许,当我们孤傲地说我们厌恶世界这个存在时,其实是在掩盖我们对自己那不可言说的厌恶:我们糟蹋了自己的生活,便责备那不具有抗辩能力的“环境”和“世界”。成熟的人会欣然接受大自然赋予的生命局限性,他们不希冀上天的偏爱,也不想在人生这场游戏中耍滑头、占便宜。和卡莱尔一样,他们懂得,因为太阳不为我们点燃雪茄而去谩骂它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我们足够聪明,太阳在工具的辅助下也许就会点燃我们的雪茄,如果我们奉献自己的一缕阳光帮助宇宙摆脱困境,广袤中立的它也许就会变为一个美好的地方。实际上,这个世界既不与我们为敌,也不与我们为友,它只是我们手中的原材料。它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一切取决于我们的内在。” -- 《哲学的故事》

  • “对那些重思考的人来说,‘世界’是一场喜剧,而对重感觉的人来说,却是一场悲剧。” -- 《哲学的故事》

  • “社会主义需要强制仲裁。在强制仲裁下……管理者在追求个人利益时……便不会遭遇工人联合的反抗。工人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预定条款得不到满足而举行罢工,因此,管理者的权力不会受到任何约束,它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广泛、越来越稳固,直到无法抗拒……如果我们将目光从官僚机构对工人的管理转向官僚机构本身,如果我们问自己,官僚机构是如何受到管理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得到满意的答案……在这种情况下,一种全新的贵族政治会自然产生。为了支持贵族政治,人民大众会不辞辛劳,埋头苦干。而贵族政治一旦稳固如山,便会行使一种权力,一种令过去一切贵族政治难以望其项背的权力” -- 《哲学的故事》

  • “无知不是幸福,而是麻木、奴性;唯有智慧才能使我们把握自己的命运。” -- 《哲学的故事》

  • “政治秩序的目的是帮助个体完全地发展自己” -- 《哲学的故事》

  • “哲学应致力于用人类知识来解决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哲学像一位腼腆的老处女,依恋着早已过时的问题和观念;“对当今难题的直接关注已经交由文学和政治学负责”。今天,哲学在各种学科的挑战中已陷入困境,这些学科一个接一个地抛弃哲学,进入一片工业化天地。哲学被孤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好像一位被遗弃的母亲,元气大伤、家徒四壁。哲学怯生生地放弃她真正关心的问题——人类及其世俗生活,来到一片叫作认识论的残垣断壁前,仿佛随时有锒铛入狱的危险,因为律法禁止人们在摇摇欲坠的危房里安身。但对我们来说,这些古老的问题早已失去了意义:“我们无心解决,我们绕道而过”;社会矛盾不断,生活变幻无常,古老的问题在这股浪潮中烟消云散。哲学必须像其他的一切那样,将自己世俗化;哲学必须脚踏实地,通过照亮人类生活来获得生存资本。” -- 《哲学的故事》

  • 无论哪一国家,只要存在着一个上流阶级,这个国家的道德原则大部分就会源自这一上流阶级的阶级利益和阶级优越感。如古代斯巴达人和希洛特农奴之间,今日种植园主与黑人奴隶之间,王侯与臣属之间,贵族与平民之间,乃至男女之间,其道德情操大部分都是这些阶级利益和优越感的产物。而且它一经生成,就会反过来影响上流阶级成员相互关系间的道德情感。 -- 穆勒《论自由》

  • 如果一项意见只是一件个人财产,除持有者外对别人毫无价值,那么即便剥夺对它的享用只是一桩个人伤害,而所伤者或众或寡犹有不同。但是禁止一种意见的表达,其独有的罪恶之处在于,它是对包括当代人与后代人在内的全人类的剥夺;并且这种剥夺对那些不同意这种意见的人,比对持有这种意见的人甚至更大。如果被禁止的意见是正确的,那么人们便被剥夺了以正确矫正错误的机会;如果它是错误的,那么人们便损失了几乎同样大的益处,因为经过真理与谬误的碰撞,会让人们对真理有更清晰的体会和更生动的印象。 -- 穆勒 《论自由》

  • 如果一个人将自身生活计划的选择,全部委诸世人或自己的生活圈子,则无需赋予他任何其他能力,只要有猿猴一般的模仿力就足够了。而自行选择生活计划的人,却需要调动他的所有官能。他必须运用自己的观察力去看,用推理与判断力去预见,用行动力去收集供做决定的材料,用辨别力去做出裁决,裁决既定之后,犹须用毅力与自制力去坚持深思熟虑后的决定而不致放弃。并且,在行为上,他做决定根据自己的判断和感觉的成分越大,他所需要和运用的这类属性也就越多。

  • 无论哪个时代,个性自由得以发挥的程度是否宽广,都是后世对其艳羡或鄙弃的标准。只要个性在其之下还能得以存在,即便是专制也还没有产生它最坏的恶果;而凡是摧毁人之个性的,却都可以称之为暴政,无论它以什么名目出现,也无论它宣称执行的是上帝的意志还是人民的命令。 -- 穆勒 《论自由》

  • 人类通常之重视权力,远远过于珍爱自由! -- 穆勒 《论自由》

  • 我还常听他们说:“真希望印尼过去是英国而不是荷兰的殖民地。”我问印尼人为何有此一说,他们提出的理由不外乎:第一,荷兰人只会巧取豪夺,不思回报,而英国人帮印尼建立了国家制度。(我又问他们对荷兰人完成的重要工程、灌溉系统、港口建设有何看法,他们的答复是:荷兰人搞这些玩意儿只是为了更有效率地抢走我们的东西。)第二,荷兰人蓄意对印尼人施行愚民政策,而英国人会教育民众。第三,荷兰人派政治官员执行朝令夕改、对升斗小民没半点好处的司法制度,而英国人拥有独立司法系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 伊丽莎白·皮萨尼 《印尼 ETC》

Edit this page
Last updated on 1/8/2022